©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Friday, April 4, 2008

《惡的詮釋學:呂格爾論惡與人的存有》BY 柯志明

《惡的詮釋學:呂格爾論惡與人的存有》


主編序/沈清松
自序
呂格爾著作縮寫表
第一章 導論-------------------------------------------------------------------------------1
 惡的問題
  1.西方哲學論惡的兩種基本進路:奧古斯丁與康德
  2.呂格爾:一個綜合的可能性
 呂格爾1950-1969年的「意志哲學」
    意志結構與人性結構
    惡的象徵與人的實存處境
    作為「慾望」與「奮力」之自我
    惡的終結與自由的盼望


第二章 惡的可能性:會犯錯的人----------------------------------------------------19
 反思法與不均衡人性之假設
 物:透視面與語言的先驗綜合
        1.身體與有限的透視面
        2.焦限的言說:觀點之踰越與真理之意向
      3.純粹想像力:認知綜合的第三項
    人格:個性與幸福的實踐綜合
      1.個性:實踐的有限性
      2.幸福
      3.尊敬:實踐綜合的第三項
 脆弱的情感
  1.情感的基本結構:意向性與內在性
       2,情感的脆弱
 可誤性及其先驗演繹

第三章 惡的實在性---------------------------------------------------------------------61
 識惡的途徑
    1.象徵的意義結構
      2.象徵的三個層級
   惡實在性
      1.囚禁意志之惡:三種初級象徵的詮釋
    2.奴隸意志
      3.意志之受囚與解放:惡之終始神話的靜態詮釋
      4.四種惡之終漿神話的象徵意義
 存在的悲劇性:神話的動態詮釋
      1.悲劇人學
      2.悲劇神學
    囚禁於惡的人

第四章 原慾與精神:奮力存在之自我-------------------------------------------107
 「我思」之反省與批判:反思哲學的構想
      1.從象徵詮釋到具體反思
      2.作為詮釋式之存在模式的反思
   心理分析的哲學定位
      1.知識論定位
      2.作為主體溯源學的心理分析
   溯源學與目的論之辯證
      1.黑格爾的精神目的論
      2.心理分析的隱性目的論
   象徵:溯源學與目的論之辯證的具體環節
   奮力存在的自我與根源倫理學

第五章 惡的超越:從無神論到基督信仰----------------------------------------147
   神聖象徵之回歸
   拆毀偶像:控告神之死
   後宗教的信仰:愛的上帝
      1.說話的上帝--回應尼采
      2.自棄父權的上帝--回應弗洛依德
   基督論與惡的超克
   復活信息與基督徒自由
   哲學之逼近:指向整體的自由辯證--康德
  
第六章 辯證性存有的辯證之路:從思想到行動------------------------------179
   意願與非意願的辯證與延伸
   存在與詮釋的辯證
      1.表象、詮釋、理解
      2.衝突的主體詮釋
      3.神聖象徵:意義的終極境遇
   惡與自由的辯證
      1.惡的論述之遞衍:惡的象徵、原罪、根本惡
      2.苦難:惡的超倫理性
      3.自由的三層向度
   存在與理解的對反辯證:盼望中的意義之盈滿
   思想與行動的辯證:對惡的回應
   主體知識的傳換與限制

第七章 未完成的理解------------------------------------------------------------------209
   1
   2
   3
   4

參考文獻--------------------------------------------------------------------------------------219



本書由我的博士論文修訂而成。修訂主要在行文與譯文上,也增刪一些內容,但論述架構與思想立場基本上與原論文無異。我捨棄參照與討論大量的二手研究,將重心放在如何系統地詮釋呂格爾獨特的惡論。並非二手研究無參考價值,而是為了直接與呂格爾對論。因此,本書盡可能扣著呂格爾的原著,按著我自己的理解依序討論。書中引用大量呂格爾的原著文字,使討論有根有據。
呂格爾這位當代著名的法國哲學家,雖然國內學者有時會提到他(比如論及詮釋學時),但基本上對他可以說是陌生的,就算在詮釋學上不得不提到他,但對他那龐大的理論也只能順著某些介紹書而得其思想之梗概而已。熟悉他思想的學者曲指可數,這話應不算誇張。
呂格爾自己告白說,他是一位「聽道」──聆聽基督信仰之道──的哲學家。確實,受信仰敬虔的祖父母帶領與影響,他從年少時就是一位新教改革宗基督徒,中學時即熱愛閱讀瑞士當代神學大師巴特(Karl Barth1886-1968)的作品,並自稱是一位「巴特主義者」。這就是為什麼他的哲學總有極為濃厚的基督神學氣味(尤其前期),而且有意為之。在他看來,將哲學延伸到宗教與神學乃是理所當然的,哲學沒有理由自外於宗教領域,也沒有理由對宗教論述相應不理。哲學沒有什麼特權只能對宗教採取批判而不是聆聽與理解的態度,哲學家對待宗教的正確態度應是如何設法理解宗教而不是像科學主義者那樣全盤否定宗教;尤其作為一個現象學家,呂格爾更在意的是,哲學是否相應地、如實地理解了宗教的經驗與現象;而作為一位基督徒哲學家,他也就希望哲學沒有誤解《聖經》且能更好地將《聖經》的思想給哲學地表達出來,這就是為什麼他一生不斷閱讀、詮釋與思想《聖經》之故。也許因為這個緣故,沒有基督信仰或神學背景的學者要理解或接受他的觀點就格外困難,尤其他「意志哲學」時期的作品,又尤其是他的惡論。
在本書中我將要展示,因為認真面對惡的問題,呂格爾批判笛卡兒以降的主體主義、理性主義、人本主義的現代哲學主流信念,在他看來,作為主體的人並沒有那麼可靠、理性、自律,人其實問題重重,受到許多非理性、意識外、意志外的因素支配,這些因素都可以含括在「惡」的概念之下。但是另一方面,呂格爾還是承繼他的反思哲學傳統認定人「基本上」或「原則上」乃可視為一個主體,人有認識客觀世界的能力,人有自覺能力,人可以理性思考,人也能自由行動,人有基本的價值;而且更重要的是,人是有希望的,具有超克種種存在問題與困境的可能性(雖然這個可能性未必來自於人自身),因而人的生命是有意義的,值得奮力追求與護衛的。
我們將看到,呂格爾並沒有現代哲學家常帶有的那種「人類自我崇拜」,只相信人自己的智力與感覺,只認定人自己才是一切知識、道德、美感、文化、宗教等等的終極基礎,宛如宙宇中只有人才是最高的心靈,除了人以外不再有其他心靈了,尤其沒有作為最高心靈的上帝。因為正視惡的問題,這種現代哲學的人類自戀在呂格爾的哲學中我們看不到。但呂格爾也沒有因此就流於另一種極端,也就是法國那些所謂後現代主義、解構主義哲學家的虛無氣味,他沒有放棄理性、真理、意志、意義、道德、客觀性、統一性、整體性以及上帝的信念,他沒有因為這世界與人類歷史充滿荒謬、罪惡就任性到什麼都不相信、什麼都要否定、什麼都要解構。他似乎總是力圖建構一種合於人之本性與真實存在處境的哲學,中肯地看待人:既不高舉,也不貶抑。如果我們不認同現代主義,也不相信後現代主義,那麼呂格爾這種介於現代與後現代之間又具有前現代特質的思想應當是我們可以好好學習與對待的。
我與呂格爾有相同的信仰,並喜愛他所承接的「反思哲學」傳統,雖不能完全同意他的所有思想,但大抵肯定且認定其哲學的特有價值。呂格爾的哲學沒有一些當代流行的法國哲學家「任性的」氣味,他總有許多頗有創意的觀點,但基本上他的論述是一種辛苦的、用力的、迂迴的、深長的、艱難的,或「負重的」(沈清松語)論證。我始終相信,在二十世紀法國哲學史或西方哲學史中,呂格爾都將佔有一席不可取代且富有價值的位置。呂格爾已於2005年過世,他一生(1913-2005)的哲學旅程已然結束,但他的哲學影響力尚在作用中。這本書或可作為對他的悼念。
這本書應該在十年前就可以出版,但由於我對我的博士論文不滿意,覺得需要修訂才能出版。但一修就是十年,雖然修的不多。這十年我的生活有著重大的變故,親身多方多面深刻經歷我論述的主題──惡。這十年中我也為了奮力追尋存在意義之故寫了不少作品,多為神學論述,但就是無力修訂這本論文,因而才一直延宕至今。我必須向邀請我出版本書的沈清松老師與五南出版社致歉,實在等太久了。希望這本書的品質不辜負這麼長的等待。
如今,對我而言,本書的論述已不再只是一種研究或事不關己的討論,而是我在生命中親身體驗的思想。對於一個哲學者或思想者,這應該是一件幸運的事。「哲學地活」或「做哲學」應該才是「哲學」最恰當的意義,因而無論所言可信與否,那作為哲學言說之根底的存在經驗已然對做哲學者有著重大的價值與意義。或許,此類根植於真實存在的哲學言說值得愛智者聆聽,當然也需要指教。
最後,我必須特別感謝沈清松老師邀請我參與「建構後現代叢書」的計劃,給我出版這本書的機會,以及在我讀博士時的指導與關心。也謝謝五南出版社的耐心等待。


20070905

 大肚山隱修室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