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2017 「愛 真理 生命」 版權所有

Sunday, February 10, 2013

《愛之義》(The Rightfulness of Love) BY 柯志明 (Immanuel Chih-Ming Ke)

The Rightfulness of Love:
 Theological Essays on Marriage and the Ethic of Sex and Love
Taipei: Taiwan Christian Institute, 2008.
《愛之義:婚姻 性愛倫理 神學文集》
台北:台灣基督徒學會


購書洽:sola.scriptura.taiwan@gmail.com


自序 9
導論17
第一單元
    婚姻的意義43
    婚姻中的基督:婚姻意義的神學反思73
    婚姻、命運、上帝:讀〈路得記〉119
附錄
    女性主義正反論155

第二單元
    反-同性戀主義:一個哲學、神學與信仰實踐的批判觀點169
    《聖經》對同性戀的雙面倫理觀221
    愛只喜歡真理:駁《同性戀議題研究方案報告書》的神學謬論261

附錄
    信倒錯的性神學:讀《同志神學》的一點反應287
    存在非即合理:同性戀是合理的存在方式嗎? 301
    性命之悲喜307

引用文獻319




自序

        這是一本立基於《聖經》的基督信仰對婚姻與男女性愛進行思想與反省批判的書,由我1996年以來陸續發表的論文與文章所組成。內容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有關婚姻,第二部分有關男女性愛(主要針對同性戀議題)。
 第一部分有三篇論文:〈婚姻的意義〉刊於《獨者》第12期(2006,頁31-60),是我對婚姻之意義的一篇較哲學性的論述;當然,最後,婚姻的意義是指向宗教或神學的。〈婚姻中的基督:婚姻意義的神學反思〉刊於《神學與教會》第27卷第1期(2002,頁82-110),〈婚姻、命運、上帝:讀〈路得記〉〉刊於《獨者》第13期(2007,頁221-253),這三篇論文都是有關婚姻及其意義的神學反省。第二部分也有三篇論文,都有關同性戀議題:〈《聖經》對同性戀的雙面倫理觀〉刊於《神學與教會》第26卷第1期(2001,頁67-95);〈反-同性戀主義:一個哲學、神學與信仰實踐的批判〉刊於《獨者》第12期(2006,頁143-192);〈愛只喜歡真理:駁《同性戀議題研究方案報告書》的神學謬論〉刊於《獨者》第12期(2006,頁257-281)。
       附錄共有四篇文章,是論述較自由的短文:〈女性主義正反論〉刊於《曠野[跨世紀小百科]》第8期(1998,頁20-30),這篇與男女權力意識有關,涉及男女應如何彼此對待,故作為第一部分有關婚姻的附錄;〈性命之悲喜〉刊於《走出埃及禱告事奉中心季刊》第32期(2002,頁2-4),主要是為同性戀者或具同性性傾向者而寫,是一篇兼具情理的信仰勸說;〈信倒錯的性神學:讀《同志神學》的一點反應〉刊於《曠野》第84期(1996,頁14-17),駁港人周華山的《同志神學》這本非基督徒的「同志神學」創作;〈存在非即合理:同性戀是合理的存在方式嗎?〉刊於《曠野》第80期(1996,頁6-7),這是我第一篇談論同性戀之合理性的文字,我也因此文而不預期地進入了這個尖銳的爭議中。
       這些文章都出於特殊歷史機緣,而非有意的書寫計劃。臺灣於1995年出現第一間同性戀教會時,我便偶然被邀請加入了教會有關同性戀議題的爭論。此後便間續被邀請談論此議題,也更大量地接觸同性戀者及其相關的團體。因此,為了更為深入回應這個問題,十年來即陸陸續續基於自己的反省而為此議題寫了幾篇文章。〈婚姻中的基督:婚姻意義的神學反思〉與〈《聖經》對同性戀的雙面倫理觀〉二文得到不少回應,且數年來已經在網路上到處被流傳張貼。
      我認為現在普遍存在對同性戀的一般態度是我們這個時代文化風尚最具有代表性的記號,它代表一種高度自我中心,而對存在、自然、文化與倫理道德提出顛覆性質疑的態度。絕大部分支持同性戀者基本上都是反對有客觀真理、法則、道德,也反對自然/不自然或正常/不正常的區分,他們基本上認為這都是人依據不同的偏見自己建構規定的,以致於他們不認為有所謂絕對合理的、自然的、正常的、對的愛情關係與性行為。我在〈反-同性戀主義:一個哲學、神學與信仰實踐的批判〉中稱這種態度與信念為「同性戀主義」。同性戀主義利用現代文化尊重個人的價值與基本權利這種人本主義信念而大大發揮它的政治性論述並產生它的政治性效用,成為一種勢不可擋的文化風潮,把反-同性戀主義者描述為可怕的道德恐怖分子。
       我認為,假如同性戀主義那些危言聳聽的性解放言論成立,那麼我們不知道還有什麼性行為是不可行的,還有什麼性關係是不正當的,甚至我們也不知道什麼行為是正常的。我敢說,如果同性戀主義成立,則一切性規範都是廢話。而一旦性沒有規範,也將沒有什麼其他人倫可言;我們無法想像人最為親密的性關係失去了規範,人際間還有什麼規範是值得敬重與服從的。果真性行為完全解放了,果真同性性行為是正常而自然的,那麼學習怎麼做人也就是十分可笑的了。如果像肛交這樣的性行為是正常的,那麼不尊重、侵犯、傷害別人又有何不正常呢?這豈非也是如此地自然嗎?不,為了我們可以正常做人,為了我們能成為更有價值的男女,本書徹底反-同性戀主義,護衛正統基督信仰的人觀、世界觀與上帝觀,雖然基於基督的愛我們應當愛同性戀者。
       至於有關婚姻的反省則最初起於我個人對婚姻的信仰困惑,〈婚姻中的基督:婚姻意義的神學反思〉是我反省的第一個成果;此文初稿寫於2001年暑假,在沮喪至近乎暈昡的存在狀態中書寫,費盡心力,同年冬天完成。這篇文章可以說是我的基本婚姻神學思想的底本,其餘兩篇都基於此文的基本觀念。婚姻當然與同性戀議題密切相關,不只相關,婚姻觀是決定同性戀是否正當的根本依據。我認為婚姻信念是談論男女愛情與性關係的首要前提,而任何一種性愛論述都蘊涵著它的婚姻信念,就神學觀點而言,更是如此。因此,任何有關性愛的倫理爭論都必然要歸結為有關婚姻之本性的爭論,有關同性戀的爭論更是如此;任何性愛觀點的變更都涉及婚姻觀的變更,反之亦然。當然,作為世代延續的環節,婚姻的意義不限於性愛,也不限於個人的命運或幸福,而是延及整個人類與族群社會的命運,更關乎上帝的救恩計劃。這些思想在〈婚姻的意義〉與〈婚姻、命運、上帝:讀〈路得記〉〉二文中有清楚的展示。
       由於所有這些文章或由於爭論或出於個人體驗與困惑,因此文字較富論戰性與情感性。除了〈《聖經》對同性戀的雙面倫理觀〉與〈婚姻中的基督:婚姻意義的神學反思〉二文對原稿有較多的修訂外,其餘大都保留原來刊出的樣子。雖非出於有意的計劃,但本書內容則富有思想的系統性與整體性。本書第一部分是第二部分的基礎,第二部分則是第一部分的必然延伸。
       在這個言論自由的時代,沒有一個人有能力藉一本書遂行什麼思想霸權;反倒能否忠於自己的信仰而公開與流行唱反調才更可能是反霸權的作為,因為如果還有什麼思想霸權,那無非就是勢不可擋的流行意見。而且我的實際體驗是,那些一天到晚以販賣控訴什麼霸權來搞學術的人正是最具霸權的,他們最狂妄任性,沒什麼事不敢做──這也沒錯,因為他們正是最自我中心的。然而,面對時下社會文化,面對這些所謂「反霸權」的霸權,我選擇反其道而行,我就是要反「反霸權的霸權」。在這個同性戀主義廣為流行的時代,我就是要堅持同性戀是錯誤的愛情,同性性行為是錯誤的性行為,宣揚同性戀文化是錯誤的文化作為。這並非刻意造作的姿態,而是出於思想的真誠作為。當然,我的思想不算什麼,若還能算點什麼,那無非是由於我努力將我的思想根植於《聖經》、根植於正統基督信仰之故。因此,我是以信仰對抗當前的同性戀主義文化風潮。
       我是個基督徒,而且是一個持守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以來教會改革正統信仰的基督徒,像我這樣的一種人正是最令現代文化主義者或後現代文化主義者厭惡且敵視的。因此,我一點也不想以此書取悅所有人,這也根本不可能,包括基督徒。我必須承認,我確實想贏得一些人的心,尤其基督徒,期望他們能認同我的思想;但,我也必須承認,我毫無能力改變任何一個人包括基督徒的想法,除非他-她自己願意改變。因此,我清楚知道這些文字的社會效應與政治性效果,尤其第二部分的反-同性戀主義論述。唉,我的反同性戀論述已為我賺得許多怨恨我、詆譭我的人,我也可以篤定地預測這種怨恨與詆譭將隨本書的出版而增加。我當然清楚知道什麼論調更合於時下大眾的性愛婚姻胃口,我也十分清楚知道我的言論會引來許多人的鄙視與憎恨,這些感受已在我近十年來的辯論與教學經驗中清楚體驗到。但我不願媚俗,更不想妥協於那些「太人性」的流行論調。我只願意忠於我對《聖經》的理解與領受,也忠於我的思想與良心,更忠於我的基督信仰。當然,我可能是錯的,果如此,我願意聽憑上帝的審判。事實上,我因忠於自己的信仰與思想付上了極大的代價,這代價幾令我崩潰,畢生難忘。但,感謝上帝,祂的恩典高過一切!
       這是一本平凡的書,但它見證著我的信仰生命,並記錄著我曾經有過的思想奮鬥與爭戰。或許這本書的出版意味著我這近十年生命所經歷的種種「性命之悲喜」的結束,也表示我有關男女婚姻與性愛的反省必須告一個段落。無論將來如何,我都將靠著上帝說,過去這十年鐫刻著我生命滿富意義的信仰碑銘。我深知,這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與作為,我不過是祂的器皿。只要有一個人因此書獲益、接近真理、認識上帝,那將是我最大的喜樂。
       因為是一本平凡的書,因而必定是一本有錯誤的書。我只盡力思想與論述,且忠於自己的良知,但這些用心都不能保證不會犯錯。因此,我相信這本書一定有不可免的錯誤,無論是文字的或論述的或思想的。為此,我將此書置於讀者面前,願意接受真誠而理性的公開批評,且相信這些批評能讓我發現且糾正自己的錯誤並幫助我進步。
       能寫出這些文字,必須感謝許多人。近十年來,雖有人敵視我或攻擊我,但也有不少人直接或間接、或明或暗幫助我、支持我、鼓勵我,他們有我的朋友、我的學生、我的親人、我在主裡的弟兄姊妹。他們的愛使我有力量在最痛苦時仍能堅持我的信仰與思想,他們的愛使我不在沮喪中絕望。我十分感謝他們樂意給我愛。我也要向那些與我一同受苦的親人或友人致歉與致謝,願上帝祝福你們,補償你們因我而有的損失,使你們不因我的苦難受虧損,反得豐滿的生命。
       最後,我要把此書獻我的摯友岳效鵬與葉聖慧夫婦,他們是婚姻與愛情的美好典範。他們在德國法蘭克福的家洋溢著基督恩典的香氣,他們多年以來一直款待許許多多留學生,並帶他們讀《聖經》以認識耶穌基督的福音。他們長年相愛,完全不受身體殘缺的限制;不只不受限制,反而在殘缺之後更加相愛,妻子更決定要愛丈夫、要幫助丈夫,十餘年來如一日。效鵬自己受難,卻毫不以為意,還拄著柺杖一擺一擺地到處安慰鼓勵健康的人,我也從他得許多安慰與鼓勵;而聖慧則以最樸實而堅貞的愛一直安靜地愛著自己的丈夫,協助殘疾的丈夫留學完成音樂研究的夢想。在我看來,他們的愛情與婚姻是基督信仰有關男女之義的最好論證。啊,願我的書能與他們活生生的愛情與婚姻相互印證。


大肚山隱修室20070809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